快你mua乐的小丑

避世修炼中——别点关注

【2727】双生花

【WARNING】

CP:2727/all27

依旧预告记梗意识流

我流暴|力欺|凌

没逻辑


1、


精神体仿佛在幻海中上下浮沉。


沢田言纲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雾属性的波动。


于是他面无表情的看着“自己”被霸|凌。


他正以上帝视角观看另一个自己的故事:学生制服——言纲从来没穿过;被可悲的弱虫们欺|凌——在言纲这里只有他吊打别人的份。


地上的那个“自己”浑身湿透,正四肢并用的试图爬起来,却被为首的少年一脚踩向脊背,重重的摔回了地上。


嬉笑的少年们以此为食,来填充灵魂上的不一样的色彩。


他们乐此不疲的反复着,被动者则是默许了他们的行径,言纲则在一旁看着。


直到他们将那个“自己”的头发拽起。


言纲看到了“自己”的双眼。


2、


沢田家有一对双胞胎,长相软糯可爱,很是讨附近的人们喜爱。


这俩孩子虽然是双胞胎,但是却很容易分辨。


哥哥沢田纲吉是个十分爱笑的孩子,容易害羞,微表情十分丰富,还老是平地摔跤;弟弟沢田言纲的身子不太好,总是小病不断,整个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,虽然算不上面瘫,但神情总有些冷淡。


沢田家的女主人温柔贤惠,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,男主人家光长期在外工作,很少归家,家庭的开销全靠他一人承担。


在双胞胎五岁的那一年里,沢田家光带着他的上司九代目回家做客。


仿佛是偶然中的必然事件,沢田言纲在九代目面前展示出了大空属性的火焰,而他的哥哥则是一个普通人。


不知是为了什么,九代目把言纲的火焰封了起来。


直到三年后,一起蓄意的纵火案件将沢田纲吉和沢田奈奈的性命,从他的身边夺走。


沢田言纲因为情绪波动太大,依靠精神力冲破了九代目的火焰封印,一次性的、超负荷的火焰的强力输出,损坏了他的那双眼睛。


言纲失去了和纲吉相似的棕眸,取而代之的是无机质的金红色。


而那双失去了的棕眸里,最后倒映着的,是奈奈妈妈徐徐倒下的身影,和他哥哥纲吉将他推离死亡的,弯弯的笑眼。


也许过往的年岁早已不再清晰,但你的轮廓我却早已刻在心脏上。


3、


那个被霸|凌的弱者,拥有着和自己不一样的棕色眸子——他是沢田纲吉。


4、


言纲在那双如抹了蜜糖般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身影。


言纲再一次出现在了纲吉的人生里。


即便纲吉的人生里头一次出现言纲。


5、


双生子之间感觉到了灵魂与灵魂的拉扯。


当言纲回过神来,他已经侵|占了纲吉的身体,视角转换为仰视弱虫,视野里又是一片橙红色,像舔舐着死亡的火舌,又像惨败的不完整夕阳。


6、


言纲代替纲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把那群弱虫掀翻了。


【LOADING】


PS:言纲——8岁因一起蓄意纵火案失去了母亲和哥哥,因冲破火焰封印导致视线所见范围的周边皆布满橙红色火光,后被父亲家光带到意大利治疗,接受黑|手|党训练。


PPS:对于我们的纲吉来讲,就是被迫的精神分裂,虽然实际上是平行世界。


另:本来打算叫[双生子的门]后改叫[双生花]。

    本来是三个人的电影,某人却不配有姓名:)


【all27】你丫是不是喜欢我……的儿子(预告记梗)

【WARNING】


基本设定:

目的是迫害沢田家光

背景为原著完结后

地点为黑|手|党学院





私设:

 

 

彩虹之子诅咒解除,全员闭关修炼中,恢复速度因人而异

 

沢田家光作为代理家庭教师来代替reborn给纲吉上课



十世家族&西蒙家族国中毕业后,全员移居意|大|利到黑|手|党学院上课





有关黑|手|党学院:




   校内学员身份、所属家族均为最高机密,但教师身份公开


   校内有明文规定禁止倒卖学员情报,违者校规处理


   设有专门的惩戒机构——由各家族委派任命,经选举上任,经管校内教师和学生


   学院非家族产业,而是各大家族合作共同支撑,各家族门外顾问组成学院校董会,没有校长,校内师资力量也均由各大家族管理


   学院有针对于黑|手|党的专业教学方式,精英般的教学管理模式,并配有不同的教师,均为业界内高端水准,同时也可以由家族专门委任私人教师,学院会为学员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,完备的配套设施和充足的资源,私人住所以及教室,但校内一切由学员造成的损失均由各自家族出资赔偿


沢田家光的内心独白:


迟到多年的陪伴,今朝总算能如愿以偿!



来来来小纲吉,让爸爸亲亲抱抱举高高,欸,你别跑啊,你别老往你那群守护者的房间里钻啊,西蒙的宿舍也不行!



今夜我与酒瓶共枕眠,儿子不亲近我,天天和那帮混小子呆在一起,老父亲我泪流大西洋



年轻就是好啊,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总是会有恋爱的萌动的,话说纲吉的那帮守护者真是受欢迎呢,虽然据我观察,这群混小子没一个脱单有戏的,但这帮家伙总是围着我儿子转悠个什么劲儿呢?为了增进家族感情?这样也好,但,总感觉那里不太对劲哈......



你你你你!!!那个暴躁酷哥!从我儿子身上下来!你说什么都没有那你脸红个什么劲儿?!心里话和对话框都说反了好不好!



还有你!哈哈什么哈哈?!把你揽在我儿子腰间的那个不安分的手给我拿下来!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快要摸上屁股了!



我说那个谁?能不能不要总是夜袭我儿子,我知道这姑娘是无辜的,但你个风梨不是啊!我儿子睡觉都睡不好了!



纲吉啊,你刚刚不是带进去个五岁小屁孩给他洗澡吗,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你被一个成年男人圈在怀里上下其手啊?!!



好家伙!你以为能力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!谁允许你枕在我儿子的大腿上睡觉了?!不许未经允许随意带我儿子去看星星看月亮!

 

你别以为你是密鲁菲奥雷家族的首领我就不敢揍你了,谁准许你叫我岳父了?把你那一车玫瑰花都给我收回去!

  

啧啧啧,暴君的教学方式果然非常人所能承受得了的啊,虽然我儿子能力出众,经得起这点儿磨难,但你为什么突然去啃我儿子的脖子啊啊啊!!!!!

  

咳咳!某位金发的同盟首领,请你不要在我儿子面前耍帅,然后闪着小星星抱着我儿子骑马同游!学院里哪有什么景色能看的啊?!

  

心力交瘁,究竟是reborn把关不严,还是我儿子魅力太大?但儿子你为什么偏偏只吸引男人啊!!!

    

我怎么可能看着我可爱的儿子被猪拱!来!纲吉,我们来训练!爸来教你打狗三十六招、防狼十八式、凤梨罐头的做法、熊孩子的管教方式,我要让我的儿子脚踢暴力狂,手撕棉花糖,还得防得了暴君,抵得过国王!这就是我沢田家光的伟大理想!


【all27】非常规关系(非典型ABO)

【WARNING】

*27第二性别紊乱A、B、O三种都有(没有逻辑)

*背景为代理战进行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沢田家光摘掉头上的安全帽丢在一旁,抬手揉了揉刚刚被沢田纲吉击中的脸颊,笑说:“臭小子力气见长啊。”抬脚向倒在坑里的儿子走了过去。

他瞥了一眼走廊,是迪诺和Reborn。

家光脚步没停,嘴角勾了一下。

【是接下来的同盟队伍呢,但戏还是要做全啊。】

Reborn阻止了试图破坏手表的家光,而迪诺则一步步的靠向了昏迷着的沢田纲吉。

他可怜的小师弟与自己的父亲单挑,一击就被干趴下了,被击中的侧脸红了大片,特别明显。迪诺蹲下|身拂去师弟发间的碎石,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额头才发现这孩子的体温有些过于滚烫,身上也出了些许薄汗,眉头紧锁的样子看起来很不舒服。

“Reborn,阿纲发烧了,我先带他去医院!”

家光看着迪诺背起自己的儿子,选择暂时把谈话搁置一会儿,一同去往医院。

沢田纲吉被安置在病床上输液,脸颊上的伤仔细的处理过了,气息渐渐趋于平缓,眉头也舒展开来,像是睡着了。

家光的心里不禁微微泛苦。

刚刚换病号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孩子竟是那么的瘦弱,即使一年前的纲吉更是瘦小的仿佛营养不良,如今还算是有了几两肌肉,但在他亲眼所见后还是在想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。

他人远在意|大|利,平日里只能从照片上或是报告里得知家人的近况,轻薄的纸张承不起孩子成长的重量,单薄的照片看不穿生活的繁琐与无奈,那毕竟是些表面的东西,哪里会那么细致?

他已经错过了太多。

可他却不得不狠心。

“病人家属请出来一下。”

明明应该淡定自若地迈动步伐,像一个成熟的男人一样,从容不迫地走出去,可他如今却仿佛初为人父,心中忐忑不安;明明用不着太过担心,男孩子嘛,生个小病没那么矫情,可他还是会手足无措;明明该冷静,可他还是着急。

因为他担心。

关心则乱。

老医生推了推眼镜,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工人,顺便还瞪了一眼跟出来的迪诺。

迪诺有点儿懵。

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

沢田家光挠挠头:“我是他父亲。”

“你呢?”

被肩上的Reborn怼了一拳才反应过来的迪诺:“啊?哦,我是他师兄。”

老医生没好气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,外加一个肩部挂件:“患者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

家光有些尴尬:“是我打的。”

这样的答案把医生气的是吹胡子瞪眼,责备道:“你说说你们这些当长辈的,有你们这么对待Omega的吗?!就算有再大的矛盾你一个当父亲的也不能打正处于易感期的Omega啊!就算是时代变了,都在强调性别平等,可他还是个小孩子啊,有再大的火气也不能冲孩子撒啊!更何况还是个Omega!你们到底有没有点儿当家长的自觉性啊?!”

医生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把在场的三人都整得一愣。

家光急忙叫道:“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儿子是Beta啊!”

老医生气的快跳起来拿病历本抽他了。

“Beta!你跟我说他是Beta?!”他把化验单子举到家光眼前,“现在所有正规医院的第二性别鉴定基本上都能达到93%的准确率,出现差错的几率少之又少,就算这化验报告能出错,那他脖子后面的腺体是假的吗?就大大咧咧的搁那儿长着你当没看见?!自己儿子的第二性别都能记错,你这个爸是怎么当的!?”

沢田家光一脸茫然,甚至被骂到怀疑人生。

他很少在家中出现,除了孩子小时候陪着奈奈跑过几趟医院,就很少再来这种地方了,这么些年头一回陪着儿子进医院没想到竟会遭受如此大的冲击。

其实彭格列给纲吉做过两次鉴定。

一次是九代目来访时,纲吉的火焰被封印,同时测出了第二性别为Alpha,那时纲吉5岁。

一次是国中统一的体检中,彭格列医疗组伪装成普通医生来给纲吉和他的守护者做鉴定,但出乎意料的是,已经解开火焰封印的纲吉竟然是个Beta,那时纲吉14岁。

而现如今,15岁的沢田纲吉躺在病床上发着高烧昏迷不醒,医院给的第二性别鉴定竟然是Omega,还正处于易感期。

这让沢田家光有些接受不能。

同样受到冲击,正处于懵逼中的迪诺被Reborn一脚踢去交钱,并吩咐他找人来把纲吉转移回家中休养。

Reborn则跳上家光的肩膀,拍了拍他,以表安慰。

“......算起来,我儿子这已经是第二次变性了。”

“上次医疗组跟我解释,说是火焰封印导致的生长激素紊乱,那么这次又怎么说......”

Reborn跳了下来,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
“不排除被你一拳打的激素紊乱的可能性。”

“......”

Reborn给纲吉翻了个身,撩开他脖颈后面的碎发,纤细的后颈上的确长着独属于Omega的适于标记的腺体。

“这场战争不会说停就停。”

坐在床沿边的Reborn压了压帽檐,继续道:“他正处于易感期。”

“他需要一个Alpha。”

沢田家光焦躁的揪着头发。

“迪诺是Alpha。”

沢田家光已经开始锤墙了。

“或者队伍里的......”

迪诺推门而入。

“手续都办......”

他接下来的话被打断了,真·打断,被迎面而来的,来自沢田家光的拳头。

生猛的拳风刮的迪诺有些脸疼,虽然那拳头最终并没有砸在他脸上,而是化作了一道力度大到能把他拍跪下的拍肩。

沢田家光的脸黑得像是打了暗牧,眼神凶悍得仿佛是要来索他的命,“你们队伍里的事我不方便插手。”说着便开门走了出去,“下嘴轻点儿。”

迪诺今天很是可怜,台词比跑龙套的医生少,各种被锤还要各种跑腿,几次遭到莫名其妙的嫌弃,甚至还要承受来自彭格列门外顾问的杀意。

他开始怀疑人生:“Reborn,我到底做错了什......”

这次的台词被Reborn打断,迪诺被一脚踹到了病床跟前。

“去给蠢纲做个临时标记。”

“什么?!”

迪诺很是吃惊,他知道纲吉本来是Beta,但不知怎么突然变成了Omega,而易感期的Omega确实会影响到战斗,不论是敌方还是己方。但这不是他趁人之危的理由。

迪诺的确很喜欢他的小师弟,弱小的、可爱的,强大的、帅气的。

因为沢田纲吉身上有着他独特的闪光点,是那么的吸引人,就如同他的大空火焰,炽热的明亮着,温暖的包容着。

不知不觉的被吸引,原来脚步早已跟随。

迪诺有点儿怂。

他知道现在情况紧迫,但他从来都没往这种AO关系上想过。那毕竟是他的师弟,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上升到爱情,不是友情,更不是亲情,这样子未免有些过于突然,他怕小师弟醒来会尴尬,也怕他会疏远他。

“Reborn,应该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吧。”

Reborn又给了他一脚,说:“废什么话,给我上。”

这一脚正好使迪诺压上了病床。

略有些酸甜的味道就这样突然扑了个满怀。

迪诺的唇瓣触碰上小师弟的腺体,微微发烫。

应该是小师弟的体温太高了吧。

微热的唇摩挲着柔软的突起,犬牙刺破皮肤,温热的血珠被舌尖舔舐,软肉被唇瓣吸吮,迪诺尝到了他的小师弟的信息素。

是百香果奶昔的味道。


【LOADING......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别家的小剧场】

XANXUS:“呵!你说大垃圾是个Omega?!真是可笑!我会输给一个O?!沢田家光的崽子怎么可能是O!?那大垃圾分明就是个A!跟我打的时候身上一股子A的臭味!”

白兰:“纲吉君是A呦~虽然这里的我目前还没有闻到过他的信息素的味道,但我敢肯定他是个A~”

(一个老透明的喃喃自语:其实我的脑洞目前就到这里,也就是说这篇文到这里就是一个休止了,如果有后续的话也是一年以后了,所以各位不用关注我,有缘tag里相见。——20190805第一次修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