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你mua乐的小丑

避世修炼中——别点关注

【all27】非常规关系(非典型ABO)

【WARNING】

*27第二性别紊乱A、B、O三种都有(没有逻辑)

*背景为代理战进行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沢田家光摘掉头上的安全帽丢在一旁,抬手揉了揉刚刚被沢田纲吉击中的脸颊,笑说:“臭小子力气见长啊。”抬脚向倒在坑里的儿子走了过去。

他瞥了一眼走廊,是迪诺和Reborn。

家光脚步没停,嘴角勾了一下。

【是接下来的同盟队伍呢,但戏还是要做全啊。】

Reborn阻止了试图破坏手表的家光,而迪诺则一步步的靠向了昏迷着的沢田纲吉。

他可怜的小师弟与自己的父亲单挑,一击就被干趴下了,被击中的侧脸红了大片,特别明显。迪诺蹲下|身拂去师弟发间的碎石,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额头才发现这孩子的体温有些过于滚烫,身上也出了些许薄汗,眉头紧锁的样子看起来很不舒服。

“Reborn,阿纲发烧了,我先带他去医院!”

家光看着迪诺背起自己的儿子,选择暂时把谈话搁置一会儿,一同去往医院。

沢田纲吉被安置在病床上输液,脸颊上的伤仔细的处理过了,气息渐渐趋于平缓,眉头也舒展开来,像是睡着了。

家光的心里不禁微微泛苦。

刚刚换病号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孩子竟是那么的瘦弱,即使一年前的纲吉更是瘦小的仿佛营养不良,如今还算是有了几两肌肉,但在他亲眼所见后还是在想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。

他人远在意|大|利,平日里只能从照片上或是报告里得知家人的近况,轻薄的纸张承不起孩子成长的重量,单薄的照片看不穿生活的繁琐与无奈,那毕竟是些表面的东西,哪里会那么细致?

他已经错过了太多。

可他却不得不狠心。

“病人家属请出来一下。”

明明应该淡定自若地迈动步伐,像一个成熟的男人一样,从容不迫地走出去,可他如今却仿佛初为人父,心中忐忑不安;明明用不着太过担心,男孩子嘛,生个小病没那么矫情,可他还是会手足无措;明明该冷静,可他还是着急。

因为他担心。

关心则乱。

老医生推了推眼镜,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工人,顺便还瞪了一眼跟出来的迪诺。

迪诺有点儿懵。

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

沢田家光挠挠头:“我是他父亲。”

“你呢?”

被肩上的Reborn怼了一拳才反应过来的迪诺:“啊?哦,我是他师兄。”

老医生没好气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,外加一个肩部挂件:“患者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

家光有些尴尬:“是我打的。”

这样的答案把医生气的是吹胡子瞪眼,责备道:“你说说你们这些当长辈的,有你们这么对待Omega的吗?!就算有再大的矛盾你一个当父亲的也不能打正处于易感期的Omega啊!就算是时代变了,都在强调性别平等,可他还是个小孩子啊,有再大的火气也不能冲孩子撒啊!更何况还是个Omega!你们到底有没有点儿当家长的自觉性啊?!”

医生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把在场的三人都整得一愣。

家光急忙叫道:“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儿子是Beta啊!”

老医生气的快跳起来拿病历本抽他了。

“Beta!你跟我说他是Beta?!”他把化验单子举到家光眼前,“现在所有正规医院的第二性别鉴定基本上都能达到93%的准确率,出现差错的几率少之又少,就算这化验报告能出错,那他脖子后面的腺体是假的吗?就大大咧咧的搁那儿长着你当没看见?!自己儿子的第二性别都能记错,你这个爸是怎么当的!?”

沢田家光一脸茫然,甚至被骂到怀疑人生。

他很少在家中出现,除了孩子小时候陪着奈奈跑过几趟医院,就很少再来这种地方了,这么些年头一回陪着儿子进医院没想到竟会遭受如此大的冲击。

其实彭格列给纲吉做过两次鉴定。

一次是九代目来访时,纲吉的火焰被封印,同时测出了第二性别为Alpha,那时纲吉5岁。

一次是国中统一的体检中,彭格列医疗组伪装成普通医生来给纲吉和他的守护者做鉴定,但出乎意料的是,已经解开火焰封印的纲吉竟然是个Beta,那时纲吉14岁。

而现如今,15岁的沢田纲吉躺在病床上发着高烧昏迷不醒,医院给的第二性别鉴定竟然是Omega,还正处于易感期。

这让沢田家光有些接受不能。

同样受到冲击,正处于懵逼中的迪诺被Reborn一脚踢去交钱,并吩咐他找人来把纲吉转移回家中休养。

Reborn则跳上家光的肩膀,拍了拍他,以表安慰。

“......算起来,我儿子这已经是第二次变性了。”

“上次医疗组跟我解释,说是火焰封印导致的生长激素紊乱,那么这次又怎么说......”

Reborn跳了下来,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
“不排除被你一拳打的激素紊乱的可能性。”

“......”

Reborn给纲吉翻了个身,撩开他脖颈后面的碎发,纤细的后颈上的确长着独属于Omega的适于标记的腺体。

“这场战争不会说停就停。”

坐在床沿边的Reborn压了压帽檐,继续道:“他正处于易感期。”

“他需要一个Alpha。”

沢田家光焦躁的揪着头发。

“迪诺是Alpha。”

沢田家光已经开始锤墙了。

“或者队伍里的......”

迪诺推门而入。

“手续都办......”

他接下来的话被打断了,真·打断,被迎面而来的,来自沢田家光的拳头。

生猛的拳风刮的迪诺有些脸疼,虽然那拳头最终并没有砸在他脸上,而是化作了一道力度大到能把他拍跪下的拍肩。

沢田家光的脸黑得像是打了暗牧,眼神凶悍得仿佛是要来索他的命,“你们队伍里的事我不方便插手。”说着便开门走了出去,“下嘴轻点儿。”

迪诺今天很是可怜,台词比跑龙套的医生少,各种被锤还要各种跑腿,几次遭到莫名其妙的嫌弃,甚至还要承受来自彭格列门外顾问的杀意。

他开始怀疑人生:“Reborn,我到底做错了什......”

这次的台词被Reborn打断,迪诺被一脚踹到了病床跟前。

“去给蠢纲做个临时标记。”

“什么?!”

迪诺很是吃惊,他知道纲吉本来是Beta,但不知怎么突然变成了Omega,而易感期的Omega确实会影响到战斗,不论是敌方还是己方。但这不是他趁人之危的理由。

迪诺的确很喜欢他的小师弟,弱小的、可爱的,强大的、帅气的。

因为沢田纲吉身上有着他独特的闪光点,是那么的吸引人,就如同他的大空火焰,炽热的明亮着,温暖的包容着。

不知不觉的被吸引,原来脚步早已跟随。

迪诺有点儿怂。

他知道现在情况紧迫,但他从来都没往这种AO关系上想过。那毕竟是他的师弟,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上升到爱情,不是友情,更不是亲情,这样子未免有些过于突然,他怕小师弟醒来会尴尬,也怕他会疏远他。

“Reborn,应该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吧。”

Reborn又给了他一脚,说:“废什么话,给我上。”

这一脚正好使迪诺压上了病床。

略有些酸甜的味道就这样突然扑了个满怀。

迪诺的唇瓣触碰上小师弟的腺体,微微发烫。

应该是小师弟的体温太高了吧。

微热的唇摩挲着柔软的突起,犬牙刺破皮肤,温热的血珠被舌尖舔舐,软肉被唇瓣吸吮,迪诺尝到了他的小师弟的信息素。

是百香果奶昔的味道。


【LOADING......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别家的小剧场】

XANXUS:“呵!你说大垃圾是个Omega?!真是可笑!我会输给一个O?!沢田家光的崽子怎么可能是O!?那大垃圾分明就是个A!跟我打的时候身上一股子A的臭味!”

白兰:“纲吉君是A呦~虽然这里的我目前还没有闻到过他的信息素的味道,但我敢肯定他是个A~”

(一个老透明的喃喃自语:其实我的脑洞目前就到这里,也就是说这篇文到这里就是一个休止了,如果有后续的话也是一年以后了,所以各位不用关注我,有缘tag里相见。——20190805第一次修改)

评论(18)

热度(318)